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交流 > 國際交流

國際交流


特朗普啟動對華知識產權調查為何掌聲寥寥?

發布日期:2017-08-29      來源:FT中文網     作者:理查德?沃特斯

不久前,特朗普政府推出的一項新倡議從硅谷那里得到了明顯不夠熱情的歡呼。

鑒于白宮在移民和其他一些問題上的政策所引發的反感,即使是不冷不熱的歡迎可以說也讓現任政府受寵若驚。但這個問題對科技界來說非常重要,白宮原本可能期望它得到硅谷更熱烈的歡迎。

這件事就是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見本文題圖)宣布對中國獲取美國知識產權的方式進行調查。美國企業長久以來一直抱怨被迫交出知識產權來換取進入中國市場的資格,或因公然的盜竊失去了對其知識產權的控制。

白宮的這一通炮火齊發,并沒有讓科技公司趁著炮火掩護朝知識產權工事飛奔,這一事實極大地揭示了科技和美中政治的狀況。

已經在中國內地立足的科技企業,不愿在一場結果極度難料的政治斗爭中用自己的地位來冒險。他們面臨的問題之一是,很難判斷美國政府是否會堅持到底。特朗普領導的白宮很愿意做交易,可能把竊取知識產權的指控變為有關貿易和安全的更大談判中的一顆棋子。

另一種考慮是,很多科技公司為了在中國立足,已經按要求做出了讓步,比如與當地企業建立合伙關系——并且交出控制權。5年前,有關知識產權的話題遠比現在更可能引發硅谷的熱情反應。但如今,美國企業已經接受了在華經營的現實。

例如,IBM放棄了在中國銷售自己的服務器,而是把其OpenPower芯片技術授權給了當地制造商。2015年,惠普(HP)把其旗下的中國網絡公司華三通信(H3C Technologies)的多數股權賣給了清華大學旗下的公司——這所大學承載著中國很多科技抱負。

 

與此同時,在反壟斷壓力下,高通公司(Qualcomm)去年同意了新條款,將其技術授權給了中國手機制造商。其他公司也以自己的方式適應了中國。長久以來一直限制在華業務規模的英特爾(Intel)于2010年代初在中國開設了首家完整規模的芯片廠,盡管它并未采用最新工藝技術。

批評者表示,許多美國科技公司都以代表其“看家本領”的知識產權換來了市場準入,而一旦中方合作伙伴和被許可方取得他們所需要的東西,市場準入將變得沒有任何價值。曾就美國知識產權可能大量流失提出警告的獨立科技分析師馬克•安德森(Mark Anderson)表示,美國的首席執行官們面臨一個艱難選擇:當競爭對手屈服于中國要求時,其他公司就很難堅守自己的立場。

科技行業的其他變化——比如云計算的興起——也降低了知識產權辯論的緊迫性。軟件盜版是長期以來引起抱怨的一個問題;但當新的電影、電子游戲和Windows軟件都可以在線獲得時,它們的發行能夠得到更小心的控制。

相反,云技術給美國科技公司造就了一種不同的兩難處境。對數據而非對知識產權的的控制,成了一個核心問題,迫使想在華開展業務的公司處于與它們在國內信奉的原則不太吻合的境地。正如谷歌(Google)曾為進入中國市場而被迫審查其搜索結果(它最終放棄入華)那樣,蘋果(Apple)今年已把中國數據中心的控制權移交給了一家中方合作伙伴(不過,蘋果表示,其仍控制著數據,只會應合法要求交出數據)。

即便如此,保護知識產權對在華美國科技企業而言仍將是一個長期問題。中國的“中國制造2025”計劃瞄準了要求快速發展的10個行業,其中包括電動車。特斯拉(Tesla)指望中國市場能占到其總銷量的近20%。該公司希望在今年底之前公布一家中方生產伙伴。在特斯拉嘗試打入中國市場之際,這會讓它成為下一個即將面臨知識產權拉鋸戰的公司。

安德森表示,如果特朗普政府確實是認真的,對強占了美國科技的公司或政府機構發起經濟制裁,也許是唯一有效的應對措施。現在要判斷特朗普政府準備以多大力度投入戰斗為時尚早。


 聯系我們 | 人才招募 | 網站地圖 | 免責條款
主辦單位/版權所有:中國中小企業協會    備案號/經營許可證號:京ICP備08005153號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月壇南街59號新華大廈六層  郵政編碼:100045 技術支持:銘萬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7291號

江苏十一选五app